第18章

‘赵’很快反应过来:“等一下,你的意思是你能做到?这怎么可能?!”

她快速的算了一笔账:“就算你让国内省吃俭用,也做不到突然供养这多出来的人口。”

“俘虏到的劳动力可是敌国军队,若是不杀也要看管起来,这其中所耗费之巨不是随口说说就能有的。”

这年头什么生产力真当她不知道吗,‘秦’‘赵’挨的这么近,土地产量差异还没到一个天一个地的程度。

“我当然清楚,不过其中原因你就不必知道了,你只要知道我同意了你的要求,秦王也同意了你的要求便好。”

‘赵’深深地看了眼‘秦’不禁怀疑国生,勉强笑了两声:“这么说来你真是得命运眷顾啊……”

‘秦’温和笑着说:“不必羡慕,日后天下人都会得此眷顾。”

她笑得温婉,话语中是锋芒毕露的野心。

“……”‘赵’沉默了片刻,深吸口气,她明明该为自己必死的命运感到恐惧,可在这一刻她竟能平静地接受这个注定的未来。

她知道‘秦’从来不会说些虚无缥缈的话来匡国,就算坑国也是以雷霆手段光明正大的。

她不知道是什么给了‘秦’底气,但她想她可以不用担心她的孩子打败仗被俘然后没命了。

“希望你真的能做到周没有做到的事,周的那一套并不能束缚所有人,天下依旧纷争不断,希望你那一套可以做到令天下太平、盛世不衰。”

‘赵’说完站起身,她不是很想留在这里了,再多留一刻她都怕自己一时冲动胡质问‘秦’为什么,为什么所有好处都是她的?

****

所有多余的国都走了,现场只剩下‘秦’与嬴稷,‘秦’率先开口:“我不知你离开这里后还能记得多少,就先不说与赵的约定了。”

“政儿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嬴稷在得知嬴政尚且身处赵国的时候就冷静下来了,他微眯眼眸分析道:“政儿应该就是子楚留在赵国的那个孩子吧。如果是这个身份想要强行接回国,太显眼了一些。”

‘秦’微微颔首:“我也是这个意思,如今赵国那边有‘赵’看着,他并没有夭折的危险。”

这话听着很怪,有一种敌国给自己养孩子的怪异……不过想想之前调查私生子的时候,他听说子楚在赵国有个赵人姬妾,想必‘赵’也是因此觉得政儿算她一半的孩子。

“赵王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近年也没有好的理由接他回来。”

嬴稷赞同道:“突然接一个不起眼公子的儿子回国太过扎眼,若是子楚当上太子为秦国储君就不一样了,那赵姬也是赵人,赵王为了太子夫人是赵人也会主动送他们回来的。”

“就算他想不到这点,我也会找人贿赂大臣给赵王吹耳边风的。”

只是这一切就要等他死后才行了,他终究是没机会在现实见到可爱曾孙了。

‘秦’看出了嬴稷的遗憾

,略微沉吟道:“现实中见不到,梦里却是可以的。”

她暂时从‘秦’的角色中走出来,点开自己后台查看自然恢复的能量数量。

稍微计算便说道:“不过人的灵魂并不能时常进入他人梦境,最多一月一次,你可以在梦中见到他。”

嬴稷眼睛亮了起来,他得知这个限制之后脑补地更多,急急说道:“那就由我去政儿梦中吧。”

这可能的风险可不能由他的宝贝大曾孙承受,他反正快死了也无所谓再承担点风险了。

嬴稷开始暗搓搓地打算,回头梦里见到好大孙都给他上点什么课。

没错!这么难得的机会,当然要给他未来的继承人好好讲讲一个王者该怎么当,手底下的人该怎么管,‘秦’的构成又是什么样的。

他好大孙在赵国错过的一切教育,将由他亲自补上!

“母亲,若是我在政儿梦境中想要什么书,也可以变出来吗?”

他喊秦为母亲喊的极为顺溜,这可是他的母国!

“……”‘秦’明白了嬴稷打算做什么,政崽这是要多一门主讲人为嬴稷的远程网课啊,便解释道,“虽说梦境的主人是政儿,但你毕竟是我塞进去的,所以有一定的控制权,至于能不能做到就看你自己了。”

她没有把话说的很满,人要控制梦境实在是太难了,实际上都是由她脑神经做到的这一切,能不能在梦境中变出那本书还是要看她资料库里有没有这本书。

她默默在心里的小本本添了一项行程,她得去秦王宫藏书室看看秦王都可能看过什么书,不然到时上网课她变不出来教材就尴尬了。

嬴稷自信点头:“稷自问将那些书熟记在心,肯定能在梦境中变出来。”

‘秦’夸赞道:“大善,如此你先去想想要在梦中教什么吧,与上次梦中相见隔上一月你便可再次进入政儿的梦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