茂密的树叶遮蔽之下,一条条大小不一,颜色各异的蛇缠绕在树干上。

其中有两条身形肥硕的巨蟒,花色鲜艳,一看便知有剧毒;而它们头顶上有两个小包包,其他的看不清了。

“还没看完吗?”明仪趴在树上,扬声问。

“看完了。”原路返回,朝树上的她招招手,“下来吧,我们去其他地方玩。”

明仪迅速下树,一秒不带停顿;蹭蹭跑周庭身边,问他,“看到蛇了吗?”

“看到了,很多。”

周庭话音刚落,明仪脸色就变了,将信将疑的问道:“真的有很多蛇?”

“嗯,下面有一颗大树,树上挂着很多蛇;大大小小,五彩斑斓。”

明仪:.......我真的会谢。

“.......然后呢?”

“然后,下面有一颗蛇果树,这种树只在古典籍中有记载;蛇果对蛇类有着致命的诱.惑,对人体也很有用,可以养护筋脉丹田。”

明仪眸色微滞,“你想要?”

“肯定想要,不过,不能现在去弄;得带上工具来,蛇怕硫磺和硫磺酒,回去准备好了过个十天半个月再来。”

“那蛇果不被吃完了?”十天半个月,那时候蛇会更多了吧?

周庭温柔笑道:“蛇果还没成熟,如今只是散发出了淡淡香味;这样的香味很吸引蛇类,它们会提前到位,守候果子成熟再吞。蛇果没成熟并不好吃,它们不傻,而且,到时候蛇会越来越多;而蛇并非善类,真到了必须争夺的时候,会互相吞食,把对方当成抢夺蛇果的敌人。”

明仪似懂非懂,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对方世界的文化还是有空缺;看再多的书,也不能说一定对这个世界了解透彻。

“多带一些人过来,硫磺一定要多准备;实在不行,提前来把硫磺洒在树上,只要不下大雨应该可以提前规避蛇类盘踞。”

“我也这么想的,到时候再看吧;我手下的人都会功夫,不怕的。”

明仪这才放心了,对蛇果没什么想法,树上有蛇盘踞,谁知道那些果子有没有提前被蛇给舔过;想想就吃不下去,她也是佩服周庭,亲眼目睹成群的蛇盘踞在树上还能动心弄蛇果回去吃。

赶紧拉着周庭走,再想下去,她要嫌弃周庭了。

周庭似乎看出了她对蛇类的嫌弃,只是笑了笑,跟着她一道沿着山脚;很快重新进入山坳,绕着路找东西,一边走一边闲聊。

他们找了大半天,实在找不到东西了才回去跟精兵汇合。

到了地儿后,发现地里被挖过地儿填上了新土,而精兵们坐在地上休息;直至精兵队长发现了周王世子和程明仪的到来,连忙起身作揖。

“见过世子爷,程小娘子。”

精兵们这才发现二人不知何时回来了,纷纷起身列队见礼。

“属下拜见世子爷,程小娘子。”

“挖完了?”周庭问道。

精兵队长认真回话,“回世子爷,五十年份以上的挖完了,剩下一些年份小的没挖。”

“做的很好,其他人还没回来?”眼前只有二十一个精兵,包括精兵队长在内。

“他们不曾回来。”

周庭扫过在场众人一眼,眼风扫过周围,道:“去找找,看看他们去哪儿了,怎得还不曾回来。”

“喏,属下等人立刻就去。”

精兵队长再次作揖,带手下的精兵一同去找人;为安全起见,他们分成两队行动,分成两个方向开始找。

周庭拿过旁边精兵们不曾带走的一个麻袋铺地上,又脱下身上的外套铺在麻袋上,才对明仪招手。

“仪仪,过来坐,咱们歇会儿。”

明仪点点头走了过去,与他一同坐在干净的衣服上;跑了大半天确实有点累,特别是脚,内力倒是有一丝丝增长。

周庭从怀里掏出一个手帕,笑眯眯的看向她。

“饿了吧?我带了一些果干,吃着垫垫,下山就有的吃了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装的果干?我怎么不知道呢。”她打量了一下对方胸.前那一块儿,之前也没看出来那里放了东西。

面对她好奇的疑问,周庭笑了起来,凑到她面前轻声道:“专门给你带的,不为也不知道。”

明仪眸光闪了闪,并未接话;而是打开他递过来的手帕,里面放着十几块烘制的杏子干。捻上一块吃着,又送了一块到他嘴边。

“你也吃。”

周庭眼底的笑意越发柔和,带着淡淡的宠溺,张嘴吃了下去;酸酸甜甜的味道,好似蔓延进心坎,看似不经意的撩拨道:“谢谢仪仪,很好吃,酸甜可口。”

“杏子干谁做的?”

“府里厨子做的,因每年西北结的杏子许多不算可口;酸的厉害,不好买卖,很多人家就做成果干给孩子当零嘴。府